舞蹈|黃翊長路:人類迴圈下的想像追尋

文章最後更新於

黃翊長路
圖片來源:黃翊工作室

高雄首演|黃翊工作室+ 長路
演出時間|2019 / 05 / 25
演出地點|衛武營國家藝術中心 戲劇院

「百年前的人們,是否想像過今日我們的生活呢?」

也許是剛參加完兒時玩伴的喜宴,在婚禮影片上出現那我也快認不得的自己、與素萍阿姨寫給女兒的一封信動人分享中,把我埋藏的時光喚醒,那時的我,應該還無法想像這麼久之後的事吧。

午後友人傳來一首曲子,是拉威爾《悼念公主的帕凡舞曲》。腦中浮現昨夜黃翊作品《長路》特別有感。


「不論你要或不要,時間都會將你抽高,令你盛放、凋零。」


一盞燈打在刻著木紋的旋轉舞台,開始轉動,伴著嘎拉嘎拉的龜裂聲音轉著,像極了地球起源土地自海隆起,分裂接合之景致,不難理解的是「木紋」與「圓盤舞台」似乎也象徵著時間、壽命、你我的一生、與人類的歷史。


一位全身黑到底的舞者開始在這持續轉動的舞台上走著,一連串的脫衣、臥躺、穿衣動作反覆著,在其他五位舞者上場後,以自己的節奏接續著模仿著,體現出群聚性的人類慣有的行為,學習成為一個「人」的日常。


我們都一樣,也不一樣。


喜歡黃翊在角色個性的塑造,「低頭漫步走」、「邊緣小碎步走」、「不能向前行 只能倒退走」、「貼著舞台邊緣橫著走」、「被有形的線綁住的兩人相互牽制的走」,六位舞者不斷的反覆表現著個體特性,每個人說著自己獨特的故事,亦或者是說每個人在社會架構下被限制住的命運。

 
「你相信命運嗎?」昨晚趙德胤導演發了篇自述長文分享他從緬甸被選中來臺灣,意外接觸電影而改變一生的機緣,他相信命運。這幾年來許多事的發生,都感受到冥冥之中的安排,假如當初沒做了什麼決定,就不會造就了某件事等,而這種感覺常常會在某些時刻突然想起,如電影畫面般閃動著。

 
《長路》就像一部電影,但我想以一部詩意的黑白動畫來形容,也許更精準。旋轉的舞台就像是電影膠卷轉動著,舞者與黑白光影的搭配,像極了一幕幕的手工動畫轉盤,呈現著那精準、精緻卻帶有人性的動作表現著。


木輪,記錄著一個樹的生命軌跡
而每個人生,都是人類史重要的記載


在人類不斷的迴圈下,積累了無數種體驗數據。在舞台順時、逆時再回到順時間轉動後,尾幕舞者操作著小孩的服裝跑跳,最後更飛了起來。是回望孩童時光?亦或是作為前人努力下的禮物?孩子又拿又追著紅色氣球,在數個黑色氣球間跑跳穿越,也許象徵著在人類過去犯錯下所成就出的新希望,遠看像宇宙,悠遊在太陽系九大行星中。我們何嘗不是活在過去的積累下生活,同時也持續地在其中不斷的犯錯,如今我們做的也許是為了百年後的人類,有著更美好景緻吧!


最近從天文黑洞成像公布,再到同性婚姻專法通的平權進步,又或是今日北海道打破過往高溫紀錄,也許都是百年前的人類想也想不到的事吧!每個時代有著不同的課題等著我們面對,這陣子從鄭宗龍《毛月亮》對於人類身體最純粹慾望的思考,到重製再演的三缺一劇團《蚵仔夜行軍》對於環境議題的持續關注,流山兒樂劇團《女人的和平》說著只要有人類,戰爭就會持續,還有臺灣文博會體現出百年慢熬的文化與創新。時代的作品不斷反映著人類的課題,身而為人,我們學習,向前人,向土地,向宇宙萬物,敬畏繼續。


「活著,真好啊!」

感謝您與我們一起度過美好閱讀時光!

如果您喜歡文章內容,歡迎留言回饋分享

支持作者
LikeCoin 基金會 因為你的拍手,無條件贊助作者。
拍手五次 即可給予我們實質鼓勵,邀請您於下方 LikeCoin 登入拍手 (Facebook 或 Google) 支持我們繼續創作。

祝您有個美好的一天!期待下次美好相見!(揮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