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藝術家黃步青 專訪側記

文章最後更新於

黃步青

     

  五月二十日午後,我們伴隨著突如其來的大雨,騎著機車奔馳在省道上並南下臺南市區,在短在地迷路後我們順利抵達黃步青老師的家中。黃老師住在住宅區裡,透天的房舍中尚有個種植著許多綠色植物的庭院,加上鳥禽的飼養,讓人彷佛置身在溫室的自然中,自此可看出老師對於生活品質的重視,而在門的背後,映入眼簾的是老師眾多的作品分布配置在家中一樓客廳,物件雖然眾多,但給我的第一印象是大地色系色調所組成的視覺氛圍,就像黃步青老師的個性一樣十分的溫暖。

        在與老師初步介紹自己與本次影片欲拍攝、討論的問題後,等腳架與攝影器材就定位就開始了今日的訪談。訪談一開始即從本次欲談論的重點《無聲系列》切入,老師也開始分享當時選擇以死去的蟬所描繪的想法去探討對於人生的生命觀,蟬的壽命稍縱即逝,就如同人一樣,在我們以人的角度區觀看此一作品時,就像是上帝在看待人一般,如此的渺小與脆弱,自此即能感受到老師在早期的作品中所表現出當時他對生命的看待與關懷,而在訪談的過程中,老師也對於我們想探討的此一系列作品有著正面的想法,因為過去的藝評家在訪問的過程中常常會將重點置放於後期的裝置藝術,較少人從早期油畫作品且特別是此一系列做切入,是個頗有趣的嘗試。

        而在訪談的過程中,老師也提及正在籌備的展覽,近日也因將於六月底至台北當代展出的作品作整理,我們也在入口處即可看到老師以眾多玻璃瓶所描繪海洋的一件裝置作品,正在確認展件數量中,進而帶我們至四樓畫室參觀,在畫室中也能看到許多老師的裝置作品擺飾著,其中可見到許多由海邊撿拾的漂流木、骨骸等所製作成的作品,而在牆壁角落有幅半圓形的窗子懸掛著,窗外看出去的畫面是一片平靜的海洋,這也是老師以海洋為題材的裝置作品之一,希望能在工作室中即能看到海的美景,在老師的作品中常可見水或海洋為元素的創作,特別是因為與老師在離近海邊的鹿港小鎮出生的兒時經驗有關,黃老師喜愛海,但也跟我們一樣對大海有所恐懼,特別是大海奪走了他許多親人的生命,因此海洋的題材對黃老師來說別具意義,但在老師的海洋作品中並不會看到驚滔駭浪的可怕,反而是以寧靜和平的氛圍表現,對此老師也與我們分享到他創作時特別的思維,老師並不會將強烈的情緒表達在作品中,而是都會將滿載的情緒經過內化後,以反映出的平靜情緒在作品中呈現,雖然每件事都有許多面向,有些是好的有些是不好的,希望帶給觀者較為正向的一面。

        黃老師除了喜愛海洋題材外,更喜歡以蒺藜子做作品,經過這次我才了解到原來蒺藜子就是俗稱的鬼針草,富有著強韌的生命力,而老師較重要的種子作品即為參與威尼斯雙年展的《野宴》,老師分享到他家一盤盤的種子擺在桌上,就像是在舉辦一場宴會,並在牆壁上以蒺藜子排出唐代仕女與羅漢像,增添了禪的味道,盤子中的種子約有百餘種,是老師經過長時間的田野調查,把嘉南平原中有的野生植物種子收集保留進而展出,希望藉此讓觀者了解到現存嘉南平原中尚有的生命力以及希望引出大家對自然與土地的關懷,是個很有意義的概念,而在訪談後,老師也親切的詢問我們想不想跟他去看看如何摘採蒺藜子,老師騎著古董車帶著我們前往鄰近的一片荒地,滿滿的蒺藜子就在雜草堆中生長著,經由實際的觀看與嘗試採集後,其實會有對自然界的萬物更敬佩之感,有人說藝術最後還是要回歸大自然,也能說自然本生就是個大藝術家,像是從植物上我們也許可透視人生,看夕陽在天空所製造的彩霞,有些美真是人造無法辦到的,也許回歸自然,從自然中觀察與出發是學藝術創作的根本。

        黃老師除了是位藝術家外,近日也剛於成功大學建築系的教育團隊中退休,致力於藝術創作與教育的他對於自我的藝術早有一套建構,加上他在法國所受的藝術衝擊在將其與台灣的故事經歷結合,以及他看事情的角度都十分的有自己的品味在,老師也特別與我們分享藝術與設計的區別,並述說他所觀察的台灣藝術界現況,許多藝術家常會以設計的思維去創作,因而會忽略自己內心本身最直接的情感抒發,他並不鼓勵如此,雖然很特別的是老師做作品時都會有草稿,但就像老師說的他的靈感來會先有視覺上的畫面出現在腦還中,進而再去找尋適合詮釋這個概念的素材,對於創作的思維來說,老師的分享給予了我許多啟發,過去的思維可能都停留在設計腦,而變成為藝術而藝術,經過這次與黃老師的對談中會發現,老師對於人生的看待已全全的反映在他的藝術品中,就如同他的作品一樣的溫暖、值得回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