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現代舞入門─從雲門2《春鬥》開始

文章最後更新於

雲門2春鬥

關於現代舞,對於未接觸舞蹈的朋友們,往往會覺得好抽象、無法理解等,而不敢親近、甚至排斥在外,也許這只是出於互不了解。如何觀看現代舞作?雲門2團長鄭宗龍再一次演後座談分享到「畢卡索說人們聽不懂鳥在說什麼,可是為什麼大家還是說美呢?」

音樂、燈光與舞蹈互相牽動著,獨舞、群舞與衣著布料所呈現出來的動靜態感,編舞家藉由舞作述說著他的故事,而我們也同時拼湊著自己的故事。每回春鬥作品總讓人驚艷,如果還沒與雲門結緣的朋友們,對我這個沒舞蹈背景的人來說,雲門2是很棒的現代舞入門。

也因如此,邀約了十位朋友們參與高雄場春鬥,絕大部分是第一次觀看雲門作品,很開心他們願意進劇場認識與試圖理解現代舞。現代舞的抽象美感是開啟我們想像力之處,分享與討論也成為每回觀看作品後最期待的另一個開始。

對我來說,與第一次進劇場的朋友們分享是近期給自己的功課與學習,如果說劇場是個提問的地方,那每個人心中自己的特有的解答或解放,是進劇場後更為重要的能量。試著以提問的方式開始聽聽朋友們觀賞後的心得、喜好抑或是疑惑之處,進而半引導的方式帶入舞作本身創作過程、雲門理念與自己觀看的想法。

在討論過程中,彷彿在舞作中聽到每位朋友獨特的經歷與故事,也許這就是劇場觸發我們感知、藉此反思連結的魅力所在。春鬥高雄首場演後加映座談,以下將會結合編舞家自述與個人觀察心得與大家分享。

春鬥2015 帶來了三部新的舞作,依序為黃懷德的《暫時而已》、陳韻如的《衝撞天堂》與鄭宗龍的《來》。

work-C1


黃光照著一個定格動作
女伶的聖歌聲
向天堂出口的聖光道
我們該如何才能到達所謂的結果?

光與影在舞者與燈光變化下
舞動出不同的層次
地面上接連翻轉的身軀
就像是在達成某件事前的掙扎

一名舞者踏著其他舞者的雙手掌
前進,向光源的方向
這一路上
無數的人默默扶持著我們前進

ThumbnailConverter


「暫時而已、暫時而已、暫時而已‧‧‧‧‧‧」當我們在面對一個困境時,常會告訴自己,再撐一下就過去了,這只是暫時性的生活狀態,同時也是編舞家黃懷德在創作這個作品時的心境。

創作的過程中,年邁的奶奶離去,也讓他掉入更低沉的情緒中,但在舞作末,一名舞者踩著其他舞者的雙掌向光的方向前進一幕,似乎能看到奶奶扶持著黃懷德成長的片刻記憶,是一幕十分觸動人心的一幕。

work-B-Feature

何處是天堂?
抖動的身體抖動著
黑紅綠批判性的舞動著
震懾
掌中的紅
是血?是困境?
該如何抵達天堂?

一生中,我們總是追求著許多圓滿,就像是人們追求著往後能到西方極樂世界亦或是美好天堂般,在過程中,我們與自己與他人碰撞著,特別是自己,常常會在心中與自己心智戰鬥著,也許是對於自己的標準,也許是對自己的期望,常會因為未能達到圓滿結局而有所失落感傷。

這一部舞作是三部中我覺得力道最強,最衝撞到內心的一部,不協調的抖動與對社會的吶喊,就像是近期新聞頭版戲劇性的他殺自殺案件每日上演著,對於自殺者、被害人或是犯人也許只是不同的自我了結方式,那結局是他們是我們所嚮往的天堂嗎?

work-A-Feature

​ 

五彩繽紛的色塊
如調色盤
慢慢的把白色舞台填滿
從獨舞的個性
到群舞的多彩
熱鬧非凡

車鼓陣廟口聲
在現代劇場中的傳統慶典
趣味十足

20150505-lai003(1)

「舞台美術設計何佳興的創作概念,來自他為台南蕭壠文化園區的藝陣館開幕時,所設計的主視覺,創作來源是以曾獲「國家薪傳獎」的台南東隆宮主殿內,左右分峙的掌印官、掌劍官中的「掌印官」,原雕像神威熠熠」─ 雲門粉絲團說明

1430670747

鄭宗龍的《來》創作理念來自於鄭宗龍兒時記憶,對於廟口文化的生活經驗而產生這部富有台灣傳統味道的舞作。從廟宇中誦經的聲音到車鼓陣的舞步節奏,在繽紛的舞台色塊中格外有趣。

從一個色塊與一名舞者的獨舞開始離去,依序著不同色塊進入、結合、離去反覆著,醞釀出個體的獨特性,也許是不同人的參與、不同文化的連結,一個相遇、牴觸、融合的過程,似乎也投射出台灣有著豐富多元的文化,在異文化間的互動不斷地在我們生活的土地上發生。

10686685_10205964074448425_2525678441458118950_n
攝於2015年3月8日_淡水雲門劇場

今年四月,淡水雲門劇場落成,也是雲門元年的開始。
謝謝走過四十周年的雲門帶著我們走出世界、看見台灣,同時也讓世界看見台灣!

*舞作圖片來源皆於雲門舞集官方網站與粉絲團

延伸閱讀:
雲門劇場開幕:一個藝術教育的實驗
邱坤良專欄:文化與文創─雲門淡水現身說法
春鬥2015與雲門劇場小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