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李崗導演開講:真實虛假與快樂三層次

文章最後更新於

​李崗導演於南藝大畢業典禮演
令我深受啟發的短講
打成講逐字稿與大家分享!

大家好,我是李崗。今天真的非常榮幸,李校長與井老師邀請我來這邊演講。真的很榮幸,我覺得這事情的真相可能是井老師親自打電話來給我,他可能是要邀李安來,但是電話被我接到這樣,他又不好意思說我要找李安,很不甘願地就找我來,那我會特別珍惜這次原來不屬於我的機會。

其實我這些年做了影像做了這些,就像是大家在學校裡所學的,將來在社會上做這一行的話,那可能跟我跟李安都是同行。我覺得我們就是一個無論是拿文字、聲光或是音樂、美術啊去說故事的人,就是一個在做假象的行業。

真實與虛假的思考

電影就是一個完全是假的東西,我這些年來有非常多的感觸。完全都是假的,從頭到尾都是個假的世界,那也不是說紀錄片就是真相,我做了很多紀錄片,我跟貴校很多做紀錄片的同學合作過,你們學校做紀錄片的實力真的很強。

紀錄片不代表真相,尤其是紀錄片。就是說我現在做《阿罩霧風雲》、《霧峰林家》,一個這麼大歷史的東西,眼前的319槍擊案都拼湊不出真相,你怎麼去做一個兩百年前的真相,這是不可能的事情,真相到底是什麼東西?

我做這些年真的有很大的感觸,譬如說我在零一年的時候當金穗(獎)的評審,那時我給了一部片冠軍,我非常喜歡那部片叫《島國殺人紀事》蔡崇隆拍的,也是在你們學校教過書,就是他拼湊了很多過程,他的主題就是蘇建和殺人案,蘇建和到底有沒有殺人?他拼湊了非常多,有訪問檢察官、警察等過程。

我給他冠軍不是因為他努力的拼湊,而是他的結論做得很好,他在路上訪問了很多路人說:「你覺得蘇建和有沒有殺人?」,其實我看完到後來他到底有沒有殺人我真的不知道,我只能說他沒有直接的證據證明他殺人。那結論是問了很多路人說:「你認為蘇建和有沒有殺人?」,大家講的都差不多,都說「應該有吧?」

無風不起浪,為什麼抓他不抓別人,每個人答案都差不多,其實你才發覺,人需要的真相是他心裡的一種需求,需要社會秩序就像是壞人有壞報,真相可不可以作假,當然是可以做假的,只要大家都滿足,這件事情就過去了。至於蘇建和有沒有殺人,Who cares? 真相其實就是這麼一回事。

所以我覺得即使像教育,我剛跟李校長在聊天就是說,文化傳承其實也是一種很威權的事情,我們只能講說是傳遞,不能說傳承,傳承就是有種我要教你們什麼是對的事,所以我覺得不對,我覺得教育是一種傳遞。

人有左腦和右腦,左腦是數學物理化學,是一個絕對的世界,只有一個答案。人的右腦是一個相對的世界,像歷史、像社會、像哲學這個東西是相對的事情,他沒有標準答案。你從不同的觀點,不同的位置,不同的時空去看,他就是不同的答案,他沒有絕對的事情。就是我做這些年,我就覺得真誠比真像重要,我再舉個例子,真相到底是什麼東西?

就像那個打高爾夫球最厲害的老虎伍茲,他不是大家非常喜歡他嗎?後來他緋聞的時候就把他搞得很慘,一敗塗地大家恨他恨透了。我就覺得這件事情我就在揣摩,到底怎麼回事?我崇拜他,我喜歡他是因為你打球就知道他打得有多好,他實在太厲害了!那至於他有沒有劈腿,他跟老婆誠不誠實,他愛不愛他小孩關我屁事,就是為什麼大家對他的緋聞試行這麼生氣呢?

後來我才發覺,就是說因為這是大家的社會秩序,大家都是帶著假面具去維持一個社會秩序,這都不是我們的本性,大家覺得英雄是要一個愛老婆、要誠實的、愛小孩、他要有責任感的,所以廣告商就花很多錢去塑造一個大家需要的假象,其實這兩個都是他本人,其實他有緋聞我還更崇拜他,就是我覺得他不只球打得好,晚上都累成這樣了那白天還能打成這樣真的很了不起,我真的更崇拜他了!可是大家就需要一個假像,等到有一天這個假象,這個氣球被戳破了,大家就「哇!你怎麼能破壞社會規則?」其實我們都是生活在假象裡面,有時候人生活在一個假像裡面,維持一個假像還比較美麗一點。

譬如說我們的國家,你說中華明國,沒有這個國家啦!從前有,但現在根本不存在。藍的是生活在一個假像裡面,綠的是生活在台灣共和國,這個國家根本就不存在過。其實大家都是生活在假象中,彼此就不要再花那麼大力氣去戳破對方假象,你自己的痛苦是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面,真的不要幹這種事情。大家有時候維持著一個假像,還比較愉快一點。你說我們接收的政治人物,所有偶像,那個都是一個假像,經過媒體、經過報導,那個都是個假像。你跟一個偶像真正生活幾天,你會非常難受的,原來他是這副德行,有時候這個社會維持一個假像一個秩序會更美麗。

剛剛既然提到李安,我就講講李安吧!他的上一部作品《Life of Pi》,他在一次回來的座談中他講了一句話,我覺得講的滿好的,他說:「攝影機看到的是真相,人看到的是印象。」,攝影機沒有記憶沒有情感,他看到什麼就是什麼樣子。人有情感,有記憶,他看到什麼就因人而異,這部電影最重要的是最後幾句話,就是不是有一個作家在寫這個故事嗎?有人來採訪他,那個老Pi就講了這個故事,那他有兩個版本,第一個版本是他到了奇幻島,就是我們看到的那段前面的故事,後來保險公司當然實事求是啊!他就要追查真相,不可能啊!怎麼可能有奇幻島?而且香蕉不可能漂在水上,就講一些不可能的事情,一定要他講真相。

後來那個Pi就講了另外一個故事,其實是廚子殺了他媽媽,最後吃了他媽媽,就把那個廚師殺掉,人吃人的世界。那個老Pi又問了那個作者說,(大家相信第一個有奇幻島的請舉手,第一個故事相信他是真的;相信第二個是人吃人的請舉手),一般來講都是比較相信是第二個,那個老Pi就問作者說:「你相信哪一個故事?」,那個作者也滿狡猾的說:「我比較喜歡第一個故事。」基本上他兩個都不相信,因為兩個對他來說都是故事,那老Pi就對他說:「Let you follow the god.」就是你是相信有上帝的版本,你知道人吃人就不是一個上帝的版本嘛!其實是神造人,還是人造神,不知道的!這個片子討論的就是信仰跟恐懼,其實就是我們創造了神,我們都說神創造了我們,人都說戰爭是上帝懲罰我們,其實都是人自己搞砸的,跟上帝也沒有關係,到底真相是什麼,不知道!就是你的心中覺得有沒有上帝這麼回事。

那個作者就問老Pi說:「那我可不可以改寫這個故事?」那個話語也是跟所有觀眾講「Of course, story is yours.」故事已經是你自己的,每個人看《Life of Pi》都有不同的版本,你自己選擇你要的東西,你覺得是什麼就是什麼,那是你自己需要的真相,一種需求。還有一場戲就是小孩不是去餵那個老虎嗎?他爸爸看了不是嚇死了,小孩子眼裡的老虎他要跟他做朋友,小孩子的世界他對老虎的概念是來自卡通來自漫畫,他對老虎好,老虎就跟他做朋友,人有自己的印象與投射。爸爸看到就嚇得抓一隻羊,讓老虎吃給他看,你看到的只是你認為老虎是什麼東西,那是你自己的印象跟投射,事實上不是這樣子的。

所以我看《Life of Pi》自己的解讀我覺得其實老虎有兩隻,兩隻老虎(笑),第一隻老虎就是老天爺,你怎麼看上帝跟上帝怎麼看你,不是你想他是什麼就是什麼,我確信真的有個上帝存在,但他不是你想的那樣子,上帝是翻臉不認人的,你不珍惜,你不恐懼,電影中他在船上那兩百多天他沒有恐懼,他活不下去的,人就是要有恐懼才會奮鬥,三代的概念不一樣,第一代戰亂,就是恐懼他珍惜,他不像信有什麼好事情,而將希望寄託在下一代,他很謹慎很小心。第二代,像我們就會對自己很好,也知道恐懼珍惜,那也開始貪婪,開始鬥爭。到第三代就是要推翻秩序,他的資源都不是自己掙來的,他也不會珍惜,人都是反秩序的,然後再繼續戰爭,然後又重來一遍了,社會就是這樣在演變,沒有什麼對或錯,就是說其實真相其實就是人心裡的一種需求。

第一隻老虎就是老天爺,第二隻老虎我覺得就是在自己的心理。人只有在沒有資源的時候,才會講道德講理想講責任。人有了資源,有了Power之後,相信我都會變,你們將來都會有各種的資源,你像我們做影像說故事的人,我們就是有操控別人喜怒哀樂、記憶跟情緒的Power,這跟魔戒一樣,你有這個東西太好玩了,你更要戒慎恐懼,無論是教育、政治、影像,真的要戒慎恐懼,你在操控別人的情緒,就像說紀錄片不是真相,像是他要怎麼去撿材,怎麼去導引,你紀錄片只要牽涉到被採訪的人面前是有攝影機的存在他就是操控跟表演,你要怎麼去說故事,怎麼去下標題,怎麼去以偏概全,都決定在你心裡的那隻老虎有沒有出來。

人一生都在跟自己的身心搏鬥,身心是相反的。人的身是好吃懶做的,每天都要叫身體起來工作,起來運動啊!人的心是心猿意馬的,尤其是你有了魔戒有了Power,你就會變了,尤其是那隻老虎出來之後就難控制了!人都要控制別人,控制別人都好玩啊!拿錢去砸人家叫人家下跪都好玩,人都不想控制自己啊!控制自己是最困難的事情。至於我自己做了這麼多影像,無論是電影或紀錄片,我真的覺得真誠比真像重要。

我剛剛講的,像我做那個《霧峰林家》,他牽涉到台灣的歷史解釋權,我真的是戒慎恐懼在做這件事情,你說真相,我們常常很多學者研究員研究出來說,這個東西到底哪個是對的,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那第二個禮拜學者就拿了他的日記說,這是他親筆寫的總是真相吧?人會說謊,他寫的日記不一定是真的啊!大家寫臉書,大家寫的都是真的嗎?還不是把自己只講好的,只講想講的,那也是個假像啊!就是那其實不見得是真像。

當然可以參考,那你說我們找到那個政府的證明說他是好人或壞人,我們覺得大部分的假象都來自政府,政府的話怎麼能信?他要製造好人製造壞人只能參考而已。還有就是說,中國人講歷史,他都是絕對的,都是拿忠跟奸去講,我執政我就是忠,你亂你就是奸,來平亂,哪天那個亂把你滅掉,他就是忠,你就是奸。你說關公,這個大英雄,忠孝節義,那被他殺的都是壞人?不是這樣的,你不能用這樣的方式去思考,你只能講一個人這件事情,他在那個時空,加上他的個性去做了那個決定,經過那個過程,最後是什麼結果,你只能講這個事情,你不能講一個人是好人壞人。

臺灣現在就是一個簡化的社會,任何的公共議題,就是好人壞人,譬如說核電,我是人我反核,那跟你意見不一樣的,那就不是人?不能這樣講嘛!他也不是擁核,他有他的意見,對經濟對社會的考量,這個東西不能簡化。我覺得說做教育的、政治的、做傳媒的,我們這一行做假像的人,真的就要特別的戒慎恐懼自己擁有的Power,中國人講說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真的是有道理的!你要不要治國平天下那是你家的事,可是你至少要誠意正心修身齊家這個東西,你自己管不好,你是沒有資格去管別人的。當然就算大家都做好這件事情,在演變社會還是有一天會亂掉,只是讓我們的生活過程更美好,這個時間更延長如此而已。我覺得大家擁有了Power,第一個天上這隻老虎你要戒慎恐懼,你心裡那隻老虎要守著,要把自己管好。


快樂的三個層次

最後大家要畢業了就是祝大家畢業愉快,可是我想提供我自己的一個過程,我覺得就是說畢業快樂嘛!快樂到底是什麼東西?這個東西你要自己去找。從前聽一個廣播叫快樂時光,他一開始就訪問很多人什麼是快樂,每個人講的快樂都不一樣,有人說今天洗衣服口袋還有幾百塊他很快樂,有人說今天是初吻他很快樂,有人說老闆今天不上班可以溜班,每個人的快樂都不一樣。大家回去想想你自己的快樂是什麼東西?

我也很多年在思考快樂是什麼?我自己目前的答案是快樂有三個階段,第一個你要先找到自己,你自己都找不到你自己,怎麼回有屬於你自己的快樂呢?可是找到自己其實是很困難的,除非有絕對天份的人,音樂美術物理數學化學或是體育,你有絕對天份的人,很年輕你就找到自己,知道自己的能量自己的天分,大部分的人可能一輩子都找不到自己,那我覺得人的第一個快樂是來自原始的,滿低階的快樂,是可以滿足的就是錢跟權,有錢也不是罪惡。印度一位很有名的近代哲學家叫克里希那穆提(Jiddu Krishnamurti),他講到賺足夠的錢是重要的,你要有足夠的錢才有基本的自由,要不然有討厭的老闆討厭的什麼,你活的一定很不快樂,可是錢跟權真的夠用就好了,超過的都是負擔,你絕對不會找到真正的自由,那真是夠用就好了,相信我!

你像王永慶這些大企業家活得多痛苦,一睜開眼睛,幾萬個人要發薪水,活的就是個責任,可是基本的錢跟權是種安全感,他是人性沒有什麼對或錯,他要權力才能夠做事情,他要錢,人存的私房錢也就是要一種安全感,這是基本要滿足的,在上一層,我覺得錢跟權你找不到真正自己的快樂,你更上一層樓就是要別人的肯定、別人的掌聲,這個東西非常重要,美國有一個喜劇大師叫包伯賀伯,他一輩子在勞軍,他到很老的時候人家勸他這麼老了這麼有錢了幹嘛這麼累去世界勞軍,你為什麼不去釣魚呢?那個多輕鬆多自在,他說那你有看過會鼓掌的魚嗎?只有人類會鼓掌,人一鼓掌一High就會讓人拼命去練習,要別人的肯定,他是種存在感,Money 跟 Power 是安全感,而在下來就是一種存在感,可是在這階段他會迷失的,像你看人家名片上印的滿滿的又是家長會長又是什麼東西,滿滿的,其實這種還沒有找到自己。

像陶淵明的《歸去來兮辭》提到:「既自以心爲形役,奚惆悵而獨悲?」你的心如果被這些關住了,永遠有人比你有錢,像那個陳雷的《歡喜就好》歌詞中:「歸工嫌車無夠叭,嫌厝無夠大嫌,駛到好車驚人偷,大厝歹拼掃,吃甲尚好驚血壓高,水某會兌人走。」你永遠沒有辦法滿足,你要跟人家比,他是一個相對的,你找不到自己的,在這個階段你要人家的掌聲,要騙也要騙到,你要有種存在感,你會迷失的。

我覺得畢業給大家找到的真正的快樂,你到一個階段,你自己也清楚自己了,你的能力是什麼東西,你的志向是什麼東西,你給自己訂一個目標,我覺得人不要做英雄,畢業後人家都講說你要做大事,你要成功,我覺得你先把自己管好,人不一定要成功,成功就是簡化就像好人跟壞人,你要知道自己的能力,訂定一個志向,你做到了給自己鼓鼓掌,你做不到,品味一下其中的酸甜苦辣,那就是你自己人生中的滋味嘛!你不是替別人過,你是在思考,體會你自己的過程嘛!

所以我覺得第三個階段,真正的快樂就是自己心裡的掌聲,我覺得那才是一種真相,人騙得了別人,騙不了自己,人的一生非常短,我從前大學籃球校隊,上次跟校隊的幾個學長聚餐,大家都要六十了,有糖尿病的,又要去裝支架的,什麼東西都有,又有個中風的,在打球時好像是昨天的事情,當你到了五十六十再回頭想一下,就是昨天的事情,人的生命非常的短促,大陸有個順口溜「人眼睛一閉一睜開,一天就過去了;人眼睛一閉不睜開,一輩子就過去了」,我覺得在大學期間就是吸收學習多元的東西,你慢慢去找自己,你會找到你自己,找到自己後定個目標,別人的掌聲那段過去後,有沒有得獎什麼東西不重要,錢跟權夠用就好,我覺得給自己掌聲是最扎實的東西,最快樂的事情,那個才是真相。謝謝大家。

資料來源:102學年度畢業典禮 LIVESHOW http://203.71.54.128/liveshow.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